banner
您的当前位置: 增江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丢了西瓜捡芝麻 昔日“养猪第一股”业绩巨亏 逾16万股东欲哭

丢了西瓜捡芝麻 昔日“养猪第一股”业绩巨亏 逾16万股东欲哭

增江信息门户网 2019-12-03 08:27:33
字号:T|T

今年以来,猪已经“真的”飞走了!坦率地说,猪肉现在几乎是一种奢侈品。30到40元的猪肉价格已经和螃蟹相当了。在家吃一顿美味的红烧肉是不可能的。

猪肉价格的上涨让养猪公司很开心,甚至在家养猪也成了炫耀财富的噱头。然而,曾经有"第一次养猪"光环的小鹰农牧业应该退出市场!其他人靠养猪赚钱,但是养猪赔钱,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16万股东想哭!这有什么好处?

鹰农和畜牧业曾在中原享有盛誉。在福布斯2018年3月发布的“2018年中国最新富豪榜”中,鹰农牧业负责人侯房建以70亿元的财富排名第567位。侯房建也当选为河南首富,步入了他人生中最辉煌的岁月。头上有“猪第一”的光环,雏鹰农牧业无疑是a股市场的明星股。经过九年的a股市场战争,驹鹰农牧业的总市值一度高达近300亿元,其所有者的财富也在上下波动。然而,结局并不快乐。当其他人微笑着数钱的时候,它在角落里悲伤,最后在猪周期之前倒下了。营救“两个哥哥”为时已晚。

9月4日,*st Eagle以一个字的跌停板收盘,收于0.33股。在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面值后,继洪钟股票之后,成为“退市面值的第二股”已成定局,超过16万股东想哭!

“养猪第一”结局模糊不清

雏鹰退出市场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是今年4月22日。当天,驹鹰农牧业发布了2018年财务报告和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财务结果显示,净利润分别亏损38.64亿元和11.03亿元。该公司不仅遭受了巨大的业绩损失,其财务报告还附有一份无法表达其意见的审计报告。随后,被给予退市风险预警的特殊处理,证券简称改为“圣鹰”(st Eagle)。

从2017年年报看,雏鹰农牧业经营收入56.98亿元,同比下降6.44%。但奇怪的是,净利润仅为4518.8万元,同比下降94.58%,扣除非净利润后的净亏损超过3亿元。在这个时候,幼鹰农牧业的“打雷”肯定是迟早的事。

随后,质疑小鹰农牧财务欺诈的文章相继出现,公司一直引以为豪的“小鹰模式”也受到质疑。各种奇怪的事情在雏鹰养殖的漩涡中爆发,助长了“以肉还债”和“饿死猪”的笑话。

驹鹰畜牧业公布2018年度业绩预测,净亏损29-33亿元。与之前的精彩表现相比,小鹰的农牧活动几乎从10,000米的高空俯冲下来,令投资者惊恐不已。让人吃惊的是其对亏损的解释:第一个因素是“国家去杠杆化的推动相对减少了企业的融资渠道,自2018年6月以来,公司经历了流动性紧张的局面,这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了很大影响”。第二个原因是:“由于资金短缺和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的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导致生猪养殖成本和管理成本高于预期。”

猪饿死了。一些网民根据1500头猪进行计算,损失是由于250多万头猪饿死。根据2018年年度报告。使用2017年库存+2018年生产-2018年销售。得出的结论是,2018年的库存水平应为168.7万。然而,报告中的库存只有828,100份,与我们的计算相差859,800份。虽然饿死250万头猪是不现实的,但报告中有将近100万头的偏差。这是饿死的猪的数量吗?当时,公众强烈抗议。

一只好手断了。

2016年,驹鹰农场和侯房建将有自己的亮点。前者的收入从上市当年的6.83亿元增加到60.9亿元,净利润也从1.23亿元增加到8.33亿元。雏鹰农牧业的收入和净利润在短短六年内的增长是惊人的。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侯房建和小鹰农牧的好消息在2018年6月戛然而止,绘画风格也突然改变。2018年6月14日,一篇题为《独家沉甸甸|万字长文强烈质疑幼鹰农牧涉嫌严重财务欺诈》的文章发表,质疑幼鹰农牧涉嫌严重财务欺诈,质疑其投资收益的合理性和真实性。

一块石头打在一千层波浪上,各种各样的疑虑都来了。2019年7月,侯房建在接受采访时坦言,2018年6月14日,雀巢鹰与农垦合作的金融机构中有80%以上宣布贷款提前到期,70或80名债权人蜂拥而至。“从今天起,所有银行都抽走了钱(切断了贷款),那时我们账户上的钱无法流动。”换句话说,现金流已经崩溃,流动性已经枯竭。

从16年以来,雏鹰农牧报表中有三个明显的异常:第一,预付款和其他应收款大幅增加,从16年的6亿英镑增加到18年债务违约时的20亿英镑;第二,其他流动资产从16年的15亿增加到18年的45亿。第三,可供出售和长期投资主体的数量从16年的14亿显著增加到18年的35亿。

预付账户和其他应收款是信贷研究人员最不喜欢的课题。提前还款表明产业链地位薄弱,没有议价能力,而其他应收款很可能占用相关资金,这是股东清空公司的典型方式。

可用和长期投资的持续增长反映了公司在多元化和资本化的道路上不断前进。从“农业互联网+”到投资电子体育、沙县小吃、购买农业企业股份和各种工业基金,多元化之路越来越远。雄鹰集团投资电力竞赛,电力竞赛有奖期已经过去。鹰集团是著名电子运动俱乐部omg的幕后财团。2016年4月,楚英农牧与上海靖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设立了电力竞争产业投资基金。

雏鹰在农业和畜牧业上花费的所有钱都被用来建造猪舍、玩电子游戏和建立互联网。除了养猪好以外,其他雏鹰也喜欢农业和畜牧业。这真是丢西瓜捡芝麻了!

幼鹰农牧业的多元化发展,对互联网的投资并没有带来其经营状况的变化。幼鹰农牧业为“网上养猪”搭建平台,并于2015年8月推出新农牧业。然而,养猪企业很难进行网络建设。首先,穆源股份和温氏股份等行业领袖不会将自己的产品和客户信息挂在竞争对手的平台上。雏鹰养殖只能自己玩耍。此外,很难解决网上卖猪的物流问题,尤其是当猪瘟疫发生时,禁止跨省卖猪。雏鹰饲养的网上养猪只是烧钱。

接下来,雏鹰应该去哪里种田?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外界可能会看到雏鹰在农业和畜牧业中“自助”的宣布。当然,这也可能是宣布除名。如果雏鹰被证实退出市场,其结果只会是破产、重组或解散。如果进行破产清算,与2019年第一季度14.38亿元的所有者权益和181.99亿元的债务相比,雏鹰养殖未来偿还债务的能力有限。

回想起来,如果小鹰没有从事所谓的“轻资产转型”,没有进行互联网升级和各种激进投资,没有坚定不移地养猪,他能熬过2018年金融去杠杆化+养猪周期的双冬吗?

这种不择手段的企业不擅长做主营业务,热衷于资本运营,炮制财务报表,迟早会得到偿还。

资料来源:贺勋股票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福彩快三 在线买彩票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